中国古代文化百科

广告

贾政是位好家长吗?

2012-03-05 18:13:39 本文行家:康瑞斌

贾政家长作风让人受不了,他对仕途经济的热衷也非常让人讨厌。因宝玉对举业反感、不谨细行就下狠手打他板子,打到皮开肉绽。他对宝玉的管束,严肃多于慈祥,暴力多于爱抚,呵斥多于关爱,言传多于身教。他是个好家长吗?

贾政训斥宝玉贾政训斥宝玉

 

我同情宝玉,反感贾政,因为贾政的家长作风太严重,他对仕途的追求以及对权势的依附令人不耻。读《红楼梦》的时候,贾政每次对贾宝玉大打出手的情节都令我生厌,他对宝玉的管束,严肃多于慈祥,暴力多于爱抚,呵斥多于关爱,言传多于身教。

但是,最近我的看法却有所转变,转变的原因缘于家有中考生。女儿上小学的时候,我是放任自流任其发展,小升初是采取摇号的,在妻子的一再催促下,我给女儿在重点中学报了一个号,没想到一举中的,让不少家长羡慕不已,这也成了我关心女儿的资本。

随着女儿学业的递进,她的前途如何,我不得不为之考虑了。我逼着孩子学习,希望她能考取重点高中,考取了重点高中还希望上重点班,目的是考取重点大学日后寻个好饭碗,其实这也没错,可我越想越觉得自己成了当代贾政。其实所有的父母都是如此,希望孩子走升官发财“仕途经济”的路子,公务员考试之火爆,就是证据。贾政逼着宝玉走科举的道路,我们逼着孩子走应试的道路,我们和贾政有什么区别?

贾政对“潦倒不通事务,愚顽怕读文章。纵然生的好皮囊,原来腹内草莽”的贾宝玉实施的是强硬的家庭暴力,将宝玉的屁股打的皮开肉绽连椅子都不能沾。相比之下,我们这些当代贾政们要“温柔”的多,我们恩威并重赏罚并举,苦口婆心又忍气吞声,为了孩子,我们不惜将脸皮装扮成厚厚的,结果被老师一层一层剥的体无完肤。为了孩子,我们忍受困苦,不顾一天工作的劳累,陪孩子至深夜,有时到黎明。看到孩子一模二模(中考前的模拟考试)成绩不断下滑,真想狠狠地斥责之痛打之,可当我们看到孩子拿着笔熟睡的样子,只能爱恨交加忍气吞声。有时真羡慕贾政,他信奉“棍棒之下出孝子”,我们却不能。

相信不少人都不喜欢贾政,我也不喜欢,但是我们却在不知不觉中充当着贾政。

 

 

于是想到贾政。我对贾政没有好印象,从来就没有。他的家长作风让人受不了,他对仕途经济的热衷非常之讨厌。当然他的最大罪状是对宝玉施加暴力,因宝玉对举业反感、不谨细行就下狠手打他板子,打到皮开肉绽。这是两罪并发,坐实了他是俗物加暴君。要排贾府主子里的十大恶人,他就该有一席之地。西方文学中的父与子主题中国没有,《红楼梦》沾到一点父与子主题的边了,要说存在两代人的对抗,也注定是中国式的。我未曾像有些书上那样明确把贾政定为恶势力的代表,不过若是要站队,我肯定站在宝玉这一边。

  这是过去,现在我的态度就有点暧昧。至少部分地,这与身份的变化有关:已然转为老子身份的人,想百分百地站在儿子的立场上,有点难,很尴尬。关键是不管你如何对书里的贾政鄙夷不屑,你在儿女面前扮演的就是贾政的角色——中国的父母十有八九都是如此。只要稍微有点理论联系实际的能力,我们就得认这个账。贾政逼着宝玉走科举的路,我们逼着孩子在应试的路上奔,你说贾政的仕途经济是升官发财的旧脑筋,那我们指望孩子考名校日后寻个好饭碗,差别又在哪里?不同的时代有不同的举业而已。而且对不少父母说来,好饭碗还首在做官,公务员考试之火爆,岂不就是证据?你要说这是时势所迫,不得不为,那贾政待宝玉将最要紧的科举关口过去,多半也不会再那么严厉。大观园题咏,他对宝玉的诗才不也很有几分欣赏?

  大概只有一点,我们或许可以对贾政居高临下:我们不会像他那样打到宝玉屁股不能往椅凳上沾。但这也是时风不同,过去家长的理想模式是严父慈母棍棒之下出孝子,老子打儿子,天经地义。以那时的标准,贾赦贾珍辈不是好东西,贾政堪称好父亲。所以贾政从来理直气壮,正像我们自认也是称职的父母。我们和贾政其实是殊途同归,顶多是将他的狠手改为温柔一刀:我们就是一苦口婆心的贾政,或是忍气吞声的贾政。

  所以我要说:贾政是个同志。这里同志取其本意,志同道合——我们和贾政一道,一心一意奔举业。在不合理的规则下,要做一个同志,意味着你得助纣为虐。大概没有谁愿意认这个账,很不幸,事实就是如此。

分享:
标签: 中国古代文化 红楼新梦 | 收藏
百科的文章(含所附图片)系由网友上传,如果涉嫌侵权,请与客服联系,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。如需转载,请注明来源于www.baike.com
广告

本文行家向Ta提问

康瑞斌笔名不敢枉言。文史研究者,新浪网名博,腾讯网名博,对春秋战国、三国历史情有独钟。作品常发表于《世界华人周刊》《百家讲坛》《南方》《北京城管》《南京日报》《中国劳动保障报》《中华工商时报》《驻马店日报》《珠江晚报》《山东商报》《洛阳晚报》《宜宾晚报》《新快报》《新商报》等报刊。QQ:460579658